Fresh Taiwan | 新農業運動農學市集
354542
single,single-post,postid-354542,single-format-standard,eltd-cpt-1.0,ajax_fade,page_not_loaded,, vertical_menu_with_scroll,smooth_scroll,fade_push_text_right,blog_installed,wpb-js-composer js-comp-ver-4.7.4,vc_responsive

新農業運動農學市集

132

假日走在臺北街頭,是否發現新的街景?一片不曾被關注的空地忽然搭起一頂頂帳篷,這是政府部門要辦活動?還是晚上有夜市擺攤?通通不對,其實是新型態的農業運動「農學市集」正悄悄產生。

面對全球化農業貿易所造成的環境和社會負面衝擊,近年來全世界興起一股在地化的農業運動。此一運動主要呈現在地小農經營、有機農法和農夫市集的風起雲湧,帶動一股鄉村改造運動的風潮。尤其是農夫市集,如雨後春筍般在臺北街頭快速增加,在公館自來水園區外有「水花園有機農夫市集」,在四四南村有「簡單市集」,在光華商場旁則有「希望廣場農民市集」。其中最受關注的應該是位於東區的「248農學市集」,因為創辦人不是別人,而是曾經造成社會轟動的白米炸彈客─楊儒門。

248農學市集

白米炸彈事件落幕後,楊儒門跟朋友在香港看到當地的農夫市集,發現市集的模式是由農民親自販賣農作物,消費者可以直接跟產地的主人對話,透過這樣的方式,建立彼此的信賴關係。他覺得這樣的模式很有意思,於是2008年經由朋友幫忙,在熱鬧的忠孝東路巷弄成立了248農學市集。農學市集結合「農業」和「學習」這兩項概念,希望來這的消費者能夠學著瞭解有機農業,以及有機農作的農民狀況,最重要的是消費者和農友可以有一個對話的空間。

目前248農學市集有8個市集、6個販售店以及1個生態教育園區,然而6年前卻只有帳篷16頂,農友8人,「我不知道朋友提供的土地是在東區,來往的人潮也不知道我們在變什麼蚊 (臺語),因此每天的工作都在數,數路過的有幾個人。」他自嘲地表示當時真的是生意淒慘。所幸臺北市民容易獲得資訊,接受度高,很快的越來越多認同有機農產的顧客上門了。只不過相較於服務顧客,服務農友才是楊儒門成立市集最大目的。農友從哪來?當然是到鄉下去找,但是農友一聽到要用有機耕種方式,不能使用化學農藥與肥料,一個個馬上就是搖頭拒絕:「這樣種得活嗎?種出來會有人買嗎?」更多的農友更直接反應不需要有機栽種也能賺錢,為何要這麼麻煩?

一開始他與團隊夥伴努力說服頑固的農友,如果不行就找農家中的年輕人談,希望能以溫情打動,再不行就找其他鄰居一起討論,漸漸引導農友去看見環境的問題,而不只把眼光放在金錢上面。「簡單說就是慢慢磨,這幾年因為氣候的極端變化以及食安問題,與農友的談判上就能更有力。」楊儒門解釋農民對氣候的變遷相當敏感,不但感受到現代的氣候已不如過往有春夏秋冬的分際,就連颱風所造成的損失也比過去還來得嚴重。其次,近日來每天一爆的「食安風暴」也使得消費者認真看待碗中的食物,選擇對身體健康、對環境友善的農產品,而消費者的選擇間接影響農友從事有機農業的意願。

從0開始

這過程當然不是一步登天,對農友來說,要馬上投入有機農業也並不容易。楊儒門表示市集裡擺攤的農友並非全都是標榜有機,有的農友只是剛剛起步,只能做到安全、無毒 (不噴灑農藥、化肥) 而已,「這一切都要與消費者溝通,讓消費者選擇要不要接受。」他笑說販售的好壞與產品是不是有機沒太多關係,消費者很直接,看到的是農友的態度,誠意夠才能打動消費者的心,誠意不足,就算是有機認證也不見得買單。原則上他還是希望農友能向上提升,從傳統慣性農業先走到無毒,也就是農產品上沒有農藥殘留,合乎政府規定;之後再走向有機耕作,得到政府的有機認證;最後則希望能走到自然農法。

走進248農學市集,市集底下有數十個農友前來擺攤,有遠從屏東前來的「屏東環盟」,有來自南投原住民部落的「部落E購」,有來自花蓮吉安由單親媽媽所組成的「花田喜事」。這些農友不但認同市集的理念,也是深受愛逛市集的買家所熟悉的,但是他們一開始,很多都是從0開始。例如知名的「龍德米庒」,是由年輕農友馮聖方提著紅白塑膠袋裝米就要拿來賣。「他不相信會有人買,我跟他說沒有噴農藥就沒有問題。」在楊儒門的建議下,龍德米讓城市的消費者走入田中,進行插秧、收割等體驗活動。之後還借來古早壓力爐,帶到市集來玩爆米香,儘管「蹦」出來的米香很多都是焦掉,但對年輕的農友聖方以及消費者而言,都是很有趣的體驗。

只不過農友是農田博士,卻未必是topsales,而市集的型態又著重與消費者溝通,要如何輔導農友成為銷售高手?「沒什麼撇步,就是放開心胸,把每一個都當成朋友,不管是消費者、通路、媒體,用最簡單的態度,把所想表達的理念平順地講述出來。真的有困難,就問隔壁的農友,大家會互相幫忙。」楊儒門自豪地說這裡的農友幾乎9成上過全版報紙、受過15分鐘以上的電視訪問,幾次採訪後已懂得與媒體互動,了解消費者的需求。他認為這除了自己的產品好,群聚效應也很重要,大家聚在一起,知名度就會提高,只要肯努力,自然就會被看見。

走入百貨公司

248農學市集也與百貨公司合作,將販售通路走進百貨公司的櫥窗,然而如此一來不是與市集推廣的「生產者與消費者面對面的溝通」、「在地人情味」有所衝突?對此,楊儒門不諱言表示與百貨公司合作確實不像市集擺攤那樣簡單,因此他認為首先要尋找友善通路,而與百貨公司談判要踩住紅線,只要能把持理念而不跨越,與百貨公司合作不啻是一種管道。

過去他也曾尋求與百貨公司合作的機會,但因為知名度不夠,對方根本不了解市集的特色。「換言之,今天就是因為對方認同市集的理念,雙方才有合作的機會。」而走進百貨公司通路,最主要目的還是幫助農友培養信心,「農友的信心除了來自自家產品被販售出去,社會的觀感、尊重也很重要。」長期重商輕農的結果,造成臺灣農民的信心普遍不足,能夠在窗明几淨的百貨公司設櫃販售,無疑也是提高農民的信心,對自身的工作更加認同。「算是提供多一點機會讓農民嘗試,畢竟有些農民也不需要靠百貨公司,好的東西,生意自然就會來。」他說。

2012年12月248農學市集更與建設公司合作,參與「種子計劃─建築藝術生活展」,他們在熱鬧的信義計劃區的空地上種田種菜,命名為「城市梯田」。他們不僅在信義計劃區闢田種菜,還找來水牛犁田、耕作,並開放給市民一起前來插秧、除草、收割,吸引不少的城市鄉巴佬前來玩泥巴。「不過就是鄉下的梯田跟水牛,但這些在鄉下你不會看,一到了城市你就會注意,旁邊又有台北101大樓而有衝突的美感。」楊儒門笑說,原本單純的農耕,搬到城市就變成了觀光、教育活動,讓臺北人在城市裡就可以順道來親近田園生活,具有環境教育的功能。

提升農產價值

他們還邀請達人與農友在展館內舉辦一系列關於食物和農業的活動,有農學生活、食物旅程等課程講座,還有吃在當季、手作幸福等體驗活動,讓消費者從生存 (吃飽) 走入生活,從生活走入藝術。

楊儒門一直認為農業不該只停留在吃飽的想像,早在2011 年他就在新北市猴硐國小舊校區成立教學示範園區。計畫將農業由初級產業提升為教育服務業,與大眾分享友善環境種植方式,讓城市的人有機會親身體驗農作生活,接觸到更多人文與歷史情懷。這裡不但成為猴硐山城小朋友的社區圖書館,園區也舉辦一系列手工藝、染布、燒陶等活動。「過去農民在農閒時,本來就會做掃把、砧板、染布等,這都是農業文化的一環,也因為農業的沒落而消失。」他認為透過教學、觀光活動,可以讓農業產值增加一倍以上的效益,這裡的產值效益當然不是單指經濟利益,而是讓民眾深入認識農業文化,透過實際體驗內化為生活層面,這才是真正保留農業文化的治本方法。

「來!這是自己種的養生茶,沒有灑農藥喔!」從老伯厚實的手掌中接過茶水,仔細一看,所謂的老伯也不過只是年近半百的中年大叔,與記憶中總是佝僂彎腰的老農形象有所不同,其實放眼望去,整個農學市集,有扎著馬尾的年輕小農,有綁著花布頭巾的中年大嬸,來自全國各地的農友可說是形形色色,各有各的特色。然而不變的是他們臉上總是掛著熱情的笑臉,那是對自家產品的自信,以及對土地的愛。在農學市集裡,看到不只是一種新的販售模式,而是一種新的農業文化正在醞釀、改變中。

圖 / 文:張錦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