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resh Taiwan | 台原生九藏喵陳仲君堅持自我
354458
single,single-post,postid-354458,single-format-standard,eltd-cpt-1.0,ajax_fade,page_not_loaded,, vertical_menu_with_scroll,smooth_scroll,fade_push_text_right,blog_installed,wpb-js-composer js-comp-ver-4.7.4,vc_responsive

台原生九藏喵陳仲君堅持自我

116

陸商拿出空白支票,人民幣百萬以下金額隨他填,只要他把「台灣原創」改成「華人原創」;但燒錢沒燒昏頭的他直接回絕,展現「喵國王」陳仲君的氣勢。

台灣是能源貧瘠但人力資源充沛的小島,豐沛的生命力及創新能力是它在藍海續航力的保證,而像陳仲君般點子勝過學歷的人才,卻必須自己扮演千里馬及伯樂,才有可能讓創意成為創業本錢。

「九藏喵窩」誕生於1998年,以「台灣的喵喵們」為理念,陳仲君就是這虛擬貓咪國度的國王,他自稱是「喵國王—九藏」。這個創新產業從網路論壇開始,團隊獨立開發線上遊戲,並發行周邊產品,如故事書繪本、文具、公仔玩偶等,現在也製作系列卡通動畫,計畫反攻動畫輸出大國的日本,目前已有3至4家電視台爭取授權中。

陳仲君說,台灣人熱愛日本動漫,而他卻是台灣動畫的文創產業首次反攻動漫日本,他系列動畫預定於明年在日本關西電視台首映,這是他引以為傲的成就。但作品繪製的過程卻是關關難過關關過,最大難關在籌措財源,把成品慢慢用錢「燒」出來。

他創業過程是現代網路社會普遍現象,創業的環境已非50年代中小企業家「一卡皮箱」走天涯的思考模式所能理解。年僅35歲陳仲君原只是經營社群,邀大家一起哈啦聊是非,但沒想到卻在其中找到人生的志願,更找到一群志同道合的創業夥伴。

陳仲君說,他是家中長子,下面有兩個妹妹及1個弟弟,都是讓父母傷腦筋的小孩,全家4個小孩都不太會讀書,但都喜歡音樂及看漫畫、玩電動玩具。也因此,他從小卻有個小小志願,就是希望能成為漫畫家或從事遊戲工作,但在父母眼中又是不務正業。他表示,早期台灣,在父母的觀念,漫畫及電玩都是沒出息的東西,為了培養他,只好送私立學校就讀,但他讀完豫章工商後就不願再升學了,直接入伍當兵。結果卻進了林口反裝甲部隊精誠連,每週2、3次搞戰備,操體力,也把他操成大人,慢慢開始思索未來;而他此時追上的女友,英日文流利,更成為他日後創業最有力的助手。

他笑說,在大家都在說大學畢業只能拿22K的時候,他只有高職學歷,但投出去的履歷表幾乎都有回應,就算應徵條件限大專以上的公司,也會樂意接受有自信的年輕人,因為企業不是絕對重視學歷,而是希望找到一個有想法的人才。他後來在美商手機社群公司上班,起薪35K及福利優厚,但不放棄創業的他,趁業餘時間經營起「九藏喵窩」網路論壇,做為討論遊戲、聊天及分享心情的社群交流平台。

他說,自己是標準的「貓控」,也就是所謂「貓奴」,家中最多養到7隻貓,也在喵窩的虛擬貓王國中,為每個會員設計出獨特的喵喵,他是喵國王「九藏」,女友是喵皇后「風尋」。

雖然他在虛擬世界意氣風發,可是當他決定辭去美商優渥待遇的工作,全心投入「九藏喵」文創產業時,卻是他人生中最大挫折。

他說,不僅父母不諒解,就連親戚也看不起他,認為他不務正業,隱約感受到他讓父母在親友前抬不起頭,這個無形壓力曾讓他想放棄一切,心中也吶喊著「我到底做錯了什麼?為何大家都不了解我」。面對世代隔閡,他幾經思量後仍決定走自己的路,辭去美商的工作;但為了避免與父母發生衝突,他說,當時,每天上午仍如常的「出門上班」,也隨著工作逐漸成型,他才敢向父母報告,也獲得父母支持。

目前喵窩開發絨毛玩偶、明信片及杯子等限量商品,於漫畫精品店或網路販售,平均每年締造新台幣500萬元營業額,以金石堂網路書店的銷售業績來看,還曾超過日本人氣卡通明星Hello Kitty。

但為了品牌的延續,他毅然決定開發動畫,首部共24集動畫,採逐格製作,全部場景手繪,動畫中所有喵喵在喵王國、櫻花村及喵魔境的3大區域生活、冒險,勾勒出積極進取的貓咪世界。他表示,九藏喵窩的喵喵們都沒有瞳孔,這是九藏喵的特色及厲害的地方,可以用眼睛的型狀來營造喜恕哀樂;何況有沒有眼睛不重要,畢竟人生眼見不一定為真,放空又何妨。

他初估動畫製作經費約1400萬元,感謝工業局約300萬元補助,其他就需靠爭取青創等貸款支應,就算自己不支薪,也要硬撐過去。

他表示,台灣擁有許多搞原創的軟實力,在對岸砸錢不手軟下,許多原創工作者都被挖走,他在參展時就曾遇到所謂「富二代」要投資,見面禮就是拿出一張空白支票,人民幣百萬以下金額隨他填,只要他把「台灣原創」改成「華人原創」;但燒錢沒燒昏頭的他,直接回絕。台灣原創者都各自單打獨鬥,掙扎求生存,卻很難在漫畫這條路殺出一條路,但他認為他做的事,是對台灣文創發展上很重要的事,因為他堅持為台灣走出動畫原創的一條活路。

【中央社╱新北市5日電】